• <big id="z3qod"><strike id="z3qod"><tt id="z3qod"></tt></strike></big>

  • <object id="z3qod"><strong id="z3qod"></strong></object>
    <pre id="z3qod"><ruby id="z3qod"></ruby></pre>

      1. <acronym id="z3qod"><strong id="z3qod"><address id="z3qod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  一場難忘的足球賽

        發布者:磁湖新聞發布時間:2023-10-10瀏覽次數:38


        作者:陳澤民(歷史系 1994


        夜闌人靜的時候,青山湖的明月常常爬上心頭,與之相隨的,還有球場上的吶喊和搏殺。

        在那星光滿天的九十年代初,師院每年都要舉辦籃球、足球聯賽。聯賽期間,師院母親會爽朗地褪去她固有的溫婉、雅致,盡情向兒女們釋放她的青春、激情和火熱。各路“球星”對聯賽更是翹首以盼,進球后的狂奔、球場邊男生的鼓掌、女生的尖叫能夠瞬間將他們送抵生命的大和諧。

        當時我們歷史系90級只有一個班,說來有趣的是,我們班的男生,幾乎個個愛打籃球,仿佛當初不是憑高考成績而是憑籃球愛好招進來的。男生每個寢室都組建了籃球隊,沒課的時候,老六樓門前的八個籃球場,經常有一半以上的球場被歷史系90級男生霸占著咚咚咚地練球。與其他系交手,自然也是所向披靡。

        只是“晚節不?!?。

        大四那年的籃球聯賽冠亞軍爭奪賽中,一路領先的我們最后被反超,以微弱劣勢敗北。在青山湖畔的日子里,籃球帶給了我們無窮的快樂,但最后一役成為我們心中永遠的痂,我們回憶時總是小心翼翼地繞開它,惟恐觸碰到它里面的不甘與落寞。

        好在,還有那年的足球聯賽,回憶起來總能讓人內心一熱。

        我們班的男生愛好籃球,但都不怎么踢足球,如果需要也能上場湊個數。但是我們歷史系后面幾屆的學弟們,仿佛將他們的運動細胞都捐給了我們,既不愛打籃球,也不愛踢足球。所以大四時的足球聯賽,我們系還是我們班這群丟了籃球聯賽冠軍的“鳥人”參加。

        一群愛好籃球的人去踢足球,無異于派遣空軍參加陸軍的比賽,等著被“屠戮”。況且籃球痛失桂冠,同學們都覺得欠了系里一筆賬,足球成績如果很糟糕,著實叫這群血氣方剛的少年覺得顏面無存。當時大家最怵的是數學系,擔心大比分落敗,釀成“慘案”,于是派人出使數學系。

        我方:“嘿嘿,到時請高抬貴手,少進我們幾個球?!?/p>

        數學系隊員鼻子一抬,“到時就看你們場上的表現啦?!?/p>

        “外交”失敗的消息傳來后,群情激憤。今天看來,數學系的答復再正常不過,人家拒絕社會式的圓滑,秉持著少年對比賽規則該有的敬畏之心并無不妥。有一名后衛因為家中有事回了紅安老家,班上一名男生擔心動作過大擾亂軍心,他獨自悄無聲息地到沈家營郵局發電報,告之前線戰事吃緊,請求速速馳援,鐵后衛撂下家事后踏月而歸。

        “到時就看你們的表現啦”成為歷史系的戰前總動員,它如狂飆般驅散了歷史系健兒的恐慌、懈怠,并點爆了他們的熱血和洪荒之力。那場比賽,歷史系90級的健兒們像卯足勁的發條,不知疲倦地前場中場后場滿場奔跑。明知技不如人,但敢于貼身防守;有隊友防守漏了人,沒有人抱怨,附近的隊友積極補上去;球攻到對方半場,我方健兒敢于拿球,大膽壓上。數學系先入一球后,我方健兒并未相互指責,反而相互鼓勵,士氣不減。

        雙方互有攻守,難以看出誰是具有優勢的一方。說實話,都是業余隊,說水平高,可能也就高一篾片,關鍵還是拼士氣、拼精神。時間嘀嘀答答地流逝,留給歷史系的時間不多了,星光鐘情趕路人,終于機會來了,在對方半場,我方健兒一個傳中門前,另一健兒快速插上,嗖的一聲,一蹴而就,全場沸騰。

        最終比分定格在一比一平。歷史系的健兒們緊緊地抱在一起,臉上一片潮濕,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。

        呵呵,在那場比賽中,我作為守門員奉獻了自己的微薄之力。為迎接聯賽,我賽前一個月開始訓練側撲,比賽中對方踢出了一個勢大力沉、勢在必進的低空球,我方隊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只見球門下一個瘦削的身影魚躍側撲,球自是改變了方向。在我身體撞擊大地的那一刻,遠方看臺上爆豆般的掌聲越過護欄綿綿地傳入我的耳膜,這是專屬我的,也是有生以來聽過的最動聽的聲音。

        說來有點意思,后來我與數學系92級的一個妹子喜結連理。在我分配到某學校后兩年,她也分配到了這所學校。只是在師院共同擁有的兩年時光里,我們并不認識。我和她開玩笑說,難道這兩年的時間里,我們之間沒有一點心電感應?比如,走在校園里,劈頭而見,你的心有沒有怦怦亂跳,或是深情回頭?老婆說,真沒有,看你大學時的照片,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。但我們說到那場足球賽時,老婆說她也看了,然后笑得嘎嘎的,原來那個舍身撲球,害得我們數學系沒有贏球的冤家是你呀。

        你看看,那場球成為我們夫妻能夠共同饒有興致回味師院的少有片斷,它常常帶領我們夫妻重游師院舊時模糊的山河。

        當年的那場球,教給了我們團結、勇毅、拼搏,以及面臨困厄絕不輕言放棄……,效果比任何經過精妙設計的思政課堂都來得雋永、深刻。它伴隨著我們走向荊山楚水,成為我們記憶流河中永不沉寂的浪花。






        激情无码人妻又粗又大